Home Monthly Archives
Monthly Archives

May 2019

新家的第一个春天,惊喜地发现苹果树旁边的那棵树是八重樱。一夜春风千朵万朵暗戳戳地就开了,大自然这个大忽悠再一次施展了它的伎俩,让人患着花粉过敏症也要抬头好好看一看花的模样,谁能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——东京那么远,后院就有花吹雪。

还是剪了一支插在瓶里。

三月末播下的种子,慢慢发出了芽。低估了四月的阴晴不定,总以为第二天会晴空万里春回大地了,结果它一阵凄风苦雨没那么容易。居住在德国的时候,除去难熬的德意志阴郁灰笼罩的十一月,第二名要数四月,连德国人都念叨 April, April, der macht was er will! (直译过来就是“四月四月随心所悦”),时晴时雨,时冷时热。四月底的时候有一天早晨还是暖洋洋的,下午画风一变下起了冰雨。还在温室里慢慢发芽的小苗们乖乖躲在棚里,着实不敢冒进现在就移栽。

而先前已经直接播种到地里的先头部队小兵小将们,被鼻涕虫啃得体无完肤,溃不成军。佛系农妇如我,也还是要破破杀戒,撸起袖子与虫与鸟与兔与鹿斗。

去年搬来的时候已是暑假,只买了几株季末清仓的番茄苗,到九月的时候还真的结了几颗番茄。当时低估了鸟和鹿的破坏力。一夜之间鹿把豆苗、番茄、羽衣甘蓝都吃光了。很是挫败。今年打定主意要认真种菜,从催芽育苗开始,一步一步走。还测了后院光照的分布和时长,学习各种天然除虫法(第一次用驾照去买啤酒回来,为的是抓鼻涕虫 囧),分析了各种作物投入产出的性价比,决定舍弃一些。去年一口气买了好些种子,看见什么都想要,买回来才发现,比如像胡萝卜、小萝卜这些,占地、耗时、不经吃,去超市买也不贵。反倒是一些平时不太好买,又特别常用的中式菜,增加种植面积,网购了一些丝瓜、莴笋、二荆条的种子,很期待它们的长成。

有些植物,种子和植株的样子根本联系不到一起。比如中国芹菜,种子细小,只有芝麻的三分之一大,我育了一批苗,纤细孱弱,因为某天忘了浇水,就枯了。查阅后才知道芹菜非常需要水分,育苗阶段基本上就要湿湿的,喜凉。小本本记下来,鼓足勇气再次育苗,一天也不敢怠慢,老实浇水。

蓝莓的花开起来,有点像放大版的铃兰花。吸取去年的经验教训,我们一早就去建材市场买了鸡笼铁网,自己做了个保护罩子,鹿和某小孩就碰不到。树莓也是一样的防护,晚了一刻,被鹿啃去了一半的嫩叶。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多种几棵果树,院子里已经有一棵苹果树和李子树,适合在这个气候和种植区生长的果树选择也不多,就是些桃子李子樱桃苹果和杏。最终扛回了一棵桃子树苗。我又自己去买了一株无花果,种在菜地旁,最近几天看到叶子长出来了,希望它顺利扎根,结出硕果。

大蒜真是个宝。平时买的蒜要是有芽发出来,我就直接埋到土里。它们就长出蒜苗来,连年初的大雪都扛了过去。蒜苗平日里可不好买。很多时候做到需要用蒜苗的菜,只好用葱代替。现在呢,麻婆豆腐、回锅肉,都妥妥用蒜苗了。连用泡菜炒肉都要撒一把进去,那个香,拌面拌饭都好。

某天我在菜园里浇水,没留意,某小孩跑进来,直接踩到草莓苗上,碾压了三颗已经长出小果子的花苞。赶紧把他轰出去,看着断掉的枝叶,农妇伤心又焦急。靠天吃饭的人,知道粒粒皆辛苦。

兔子家添了新成员,每天下午会出来吃草,慢悠悠地直到太阳落山。小兔子很警觉,涉世未深,一听见风吹草动就像奥运跨栏选手那样朝远处奔去。

 

国内观看地址,点击此处

 

 


2019-05-02 1 comment